澳网赛事总监泰利:全世界背负压力最大的网球人

2022年7月30日 by 没有评论

如果你是一家网球俱乐部的负责人,相信对组织比赛的难度一定深有体会。即便是规模很小的赛事,甚至只是俱乐部内部的比赛,从前期策划、组织实施直到圆满完赛,其间要考虑各种细节,各方面都要妥善安排,组织者要花费很多心血。

如果是组织大满贯比赛呢?特别是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时候组织大满贯比赛,其难度简直难以想象。

作为澳网赛事总监,克雷格·泰利(Craig Tiley)无疑是当今网球界背负压力最大的人。

泰利是澳大利亚网球协会的首席执行官,同时也是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赛事总监。泰利出生在南非,曾经有过3年的职业球员生涯,担任过戴维斯杯南非队的队长。

退役后的泰利曾在美国的大学做过网球教练,他1992年至2005年期间在伊利诺斯州任教期间成绩显著。

结束了在美国的工作之后,泰利于2005年辗转至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工作,他曾任协会的网球总监。2013年,泰利开始担任协会的首席执行官,并一直延续至今。

澳大利亚网球协会是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承办者,作为协会首席执行官的泰利同时兼任澳网的赛事总监,负责澳网的筹备和运营工作。

众所周知,澳大利亚的疫情管控政策异常严格,一度关闭了入境通道并在国内实行类似“宵禁”的措施。从去年开始,泰利就不断游说政府,期望能为球员入境给予特殊的优惠政策。经过艰难的磋商,澳网与政府在防疫措施方面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。

这些措施主要包括:澳网推迟到2月8日举办,资格赛放在迪拜举行,球员须乘包机入境,在入境后要入住专门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,期间一旦检测阳性立即取消比赛资格,球员如果违反隔离规定最高可能被逮捕或驱逐出境。

资格赛一结束,澳网在迪拜、洛杉矶、新加坡等7个国际航空枢纽包下专机,专门接全球各地的球员及团队入境,据悉总人数大约在1200人左右。

这1200人来自不同的国家,人种、文化背景、价值观、生活习惯各不相同,单单是照顾他们吃喝拉撒、衣食住行就足够澳网好一阵子忙了,更何况处在病毒大流行的特殊时期。作为赛事总监,泰利居于政府和球员中间,他要尽力让所有人都满意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从球员入境开始,澳网就麻烦不断。共有72名球员与确诊者同乘一架飞机,他们因隔离期无法训练几乎吵翻了天,抱怨澳网出尔反尔,抱怨酒店条件太差,抱怨澳网对顶尖球员与普通球员差别对待等等。

身处风口浪尖和漩涡中心的泰利,做了大量工作。他与300多名球员逐一电话联络,听取意见和安抚情绪,劝说球员停止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不满,以免激起澳洲本地居民的误解和愤怒。

在谈到顶尖球员享受更好的住宿和训练条件时,泰利说得非常直白,“这确实是一种优待。但他们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球员。我的一般原则是,如果你是顶级选手,大满贯冠军,你就会得到更好的对待,这就是商业的本质。”

经过泰利及团队的不懈努力,球员们的抱怨基本平息,阿扎伦卡、德约科维奇等著名球员也在社交媒体上呼吁球员多一些理解和包容,共渡难关。毕竟,现在有比赛打,有奖金拿已经十分不易了。

除了来自球员、政府以及民众的压力之外,泰利还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——高昂的隔离费用由谁来支付?

据Tennis网站援引澳网官员的话说,今年单单隔离费用就高达5200万美元。泰利在此前的谈话中暗指政府会支付或部分支付该笔费用。但是维多利亚州紧急事务部长丽莎·内维尔(Lisa Neville)立即反驳了他的说法,“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酒店隔离完全是由澳大利亚网球协会资助的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